我毕业了

如今闭上眼睛,脑子里总会像跑马灯一样飞驰大学4年的各种画面。我尤其记得大一的第一个flash作业点评时大勇老师随口说我的“非常会运用动画语言”让我回家和爸妈吹了很久。还有小军老师《杀死比尔》的拉片作业,飞快切镜的打戏让我拉的苦不堪言。我和暴暴佛祖第一次组队花了很多心思的薛妈表演课作业最后的60分成绩,导演课作业的在拍摄时我和老王的尴尬演技和后期搞笑的配音,为了图简单而选择人物横向从头走到尾的联合作业。前三年的积攒的或是成功或是不太成功的经历,都给毕设的这一年铺了很多路。

在毕设的前大半年,我们一直在苦苦挣扎于剧本和分镜的修改。为讲出故事的真实感,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被我采访了个遍,艾老师也帮我们和生了两个宝宝的冰老师牵线。作为故事关键线索的道具从最开始的没有头绪到小雪球最后到雨鞋,我们一直在自我肯定和自我否定中循环往复着。故事成型了,初期的分镜小纸片我们一起在老艾办公室用了两周时间,这个过程相对于剧本顺利了很多,我们四个人一起碰撞出的火花也很多(给后期原画挖下的坑也很多hhhh)。途中曹公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宝贵的建议,弥补了剧本中一些逻辑和细节性的问题,真的很感谢曹公!之后我又根据小纸片重新绘制了分镜,分镜完成的时候正好中期答辩。中期答辩的时候陈天任老师给了我们很多关于强调雨鞋对于姐姐的重要性的建议,这个问题是我们当时所忽略的,所以中期答辩结束,我们就又陷入了反攻剧本的苦战(这个问题到最后原画画到一半了才解决)。我和老王在中期答辩后开始了动态故事版的绘制,现在回过头看,如果动态故事版做的越细致,到原画阶段就会越省力。很多在动态故事版里已经成型的表演,在原画阶段就可以直接参照,这样不光给原画的压力较小,也会在原画时更好把握节奏和一些细节的表演。但如果还是像静态分镜一样只是单纯画了示意,就相当于到了原画才开始想表演,这样会非常耽误原画的进度和最后的表演效果。动态故事版做完如果觉得节奏不够好也可以放到pr里再剪一次,但是导出时一定要注意帧速率和flash里画的时候是否一致,否则就会酿成对着pr导出的序列帧一口气画了1分钟的表演最后发现只要一半的惨剧……(简直血的教训)。画原画是个非常考验体力的工作!在电脑前画一两天或许不成问题,但每天都画真的要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如果想要在原画阶段有个最佳的状态就一定要保证睡眠!注意锻炼!这也是血的教训!画的方面都说完就剩下声音方面了,我们在大三联创时认识了音乐爸爸阿洋,当时合作的非常顺利所以毕设也就这么直接合作了。但是因为毕设片子的风格和阿洋擅长写的曲风很不一样,所以这一次我们合作的很艰难,光是开头的音乐就写过不下10个版本。最后关头阿洋被我压榨的得了重感冒,但是遇到需要修改的地方还是二话不说的熬夜改好。真的很谢谢阿洋!但是!再做片子!一定要找能写和片子画风相符的音乐人!否则和音乐交流起来会很痛苦,最后可能很难达到想要的效果。

片子最后能顺利做完,首先和给力的组员是分不开的,人设和背景美术大扛青总,色指和特写小霸王暴暴还有狂霸酷炫后期老王。能和她们三个一起组成铁四角,并肩走过毕设这痛并快乐着的一年,我觉得很幸福。感谢的话不多说,我只希望你们三个都能开开心心的,我们有时间就聚没时间就常联系。还要谢谢抽出自己时间帮我们上了大部分镜头色的若哥和那醒,还有被我压榨到生病的阿洋,没有你们我们的毕设可能真的就做不完了!谢谢你们这么靠谱!毕设的后半年,我基本没回过家,偶尔回家一次也是去拿换洗的衣服,但是爸爸妈妈从来没有为此抱怨过,妈妈还经常督促我要抓紧进度。毕设这一年里,我们因为意外失去了家里的宝贝狗狗,我知道爸爸妈妈也很痛苦,但如果他们没有表现的那么坚强,我想我可能也不会这么坚强的挺过来。真的谢谢爸爸妈妈,谢谢我能有这么支持我的家人。毕设上半年,我因为留学申请学校和毕设两重压力变得很焦虑,陷在自我否定中走不出来,笑爷和阿无奈在那个时候给了我很多建议,而且耐心的开导和安慰我,帮我度过那一段浑浑噩噩的时光,有你们在真好。

展了映,撸了串,躺在床上看着被毕设展刷屏的朋友圈,想想昨天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和音效战斗,心里突然觉得满满的也空空的。从小时候一个人在家看动画片到一群人聚在一起做动画,这就是爱与梦在慢慢变大吧。

我毕业了,而我的动画之路还在继续。

 

 
评论(9)
热度(3)

© Toto啊 | Powered by LOFTER